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
> 红会动态 > 各地动态 > 常州
视力保护色:
她做了个决定:在第二故乡常州,登记捐献眼角膜

日期:2017-06-19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丈夫去世,留下她和两个孩子;得了乳腺癌没钱治,她只能由着乳房溃烂。 最近,她做了一个决定——要在第二故乡常州,登记捐献眼角膜。

  丈夫去世,本人患乳腺癌,还要抚养两个孩子。

  一栋老房子前,身穿浅色短袖格子衬衫的白素娅站在门口,右手微微抬起。走近了,能隐约看到脖子下面露出的纱布,还有留置针管。

  这是百丈西街上的一间老房子,白素娅租了其中的一个屋。屋子里,破破旧旧,只有一张床,和一排上了年代的衣橱,再无其他。走近了,闻到一阵阵的腥臭味,本以为是屋里有什么东西发霉变质,没想到,白素娅不好意思地说,这是她身上的味道,之前,因为没钱治病,乳房溃烂了。

  查出乳腺癌,她却坚持等到二宝出生再治疗

  白素娅得的是乳腺癌,在右侧。

  这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女人,承受着其他同类病患难以忍受的痛苦。

  37岁的白素娅是河南省平顶山市人。她的哥哥早在十多年前就到常州打拼,父母偶尔会来常州帮忙,她说,常州是她的第二故乡。

  原本,她和丈夫在河南过着自己的小日子,哪知天有不测风云,2015年12月,白素娅来常州看哥哥的时候,丈夫在老家因病突然身亡,让全家人措手不及。

  当时,白素娅已经怀着六个多月的身孕,突遭这样的变故,肚子里的二宝是留还是不留?

  白素娅说,变故之前,家中就靠丈夫一个人工作,她在家带大女儿。但曾经有一阵,她也出去打零工,可能是忽视了对女儿的陪伴,大女儿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被查出有精神分裂症。家中是这个情况,丈夫一走,相当于全家都垮了。

  白素娅说,其实,她早在怀孕初期就已经摸到了胸口的硬块,但当时没当回事,结果等到丈夫去世,肿块越来越大,她才重视起来。去了当地的医院,还做了穿刺,诊断为乳腺癌。 “ 当时孩子已经成活了,每天在肚子里都会踢我,我怎么舍得打掉。而且,老公也去世了,我也想留个念想……”

  “ 当时我们也都劝她的,这样的情况,孩子就不要了,但是她不肯啊。 ” 说起女儿,已经头发花白的老父亲白国义老泪纵横。

  没钱做手术,只能任由乳房溃烂

  “ 还有三个多月孩子就足月了,我就想等等,因为不能进行任何化疗放疗,我就先靠吃中药稳定着。 ” 白素娅的二女儿,取名叫小柔,是她坚持到足月再生产的。由于当时是剖腹产,她又等了三个月,才开始真正的治疗。

  白素娅只有中专学历,当她做好准备开始接受乳腺癌治疗时,却又被高昂的医药费吓退了。 “ 家里当时根本没什么积蓄,医生跟我说,看这个病,十来万元总是要的,我就吓到了。 ” 一边是十多万元的医药费,一边是不断肿胀的胸部,白素娅最终的选择是,在网上找了个河北口碑不错的中医,跑那儿去看了。因为医保在河南,整个2016年,白素娅的状态可以说是,东看一处,西看一处,一会儿吃中药,一会儿做化疗,现在是在河南平顶山市的平煤总医院治疗。

  有一段时间,因为完全没有来源,白素娅就断了化疗,可是,乳房的疼痛还在继续,甚至开始溃烂。 “ 我从去年冬天开始吃止痛药的,一直没停过,有时候疼得真想一死了之。”白国义告诉记者,女儿疼得受不了的时候,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哭,后来实在没办法了,借了一万元的民间高息借款去看病。

  她做了个决定:在第二故乡常州,登记捐献眼角膜

  而老家河南,情况也不乐观。公婆年纪大了,婆婆瘫痪在床,还要吃药;白素娅的母亲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,每月就靠1000多元的补贴生活,为了不增加负担,她宁愿河南常州两头跑——看病的时候,回河南;看完了,再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常州, “ 我如果呆在河南,家里就多了我和我父亲两个人的伙食费,在常州,哥哥还能分担一部分,所以宁愿赶赶…… ”

  因为每次看病都是回河南,身上又有气味,白素娅甚至不敢坐到座位上,都是找了火车车厢的连接处,摊张报纸,一坐十多个小时,即使这样,依然有旅客皱着眉掩面走过。

  白素娅说,这次,自己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会求助过来,她咨询过,癌症病人只有眼角膜可以捐献,所以,在记者临走时,还特地委托记者,帮忙联系相关单位,做眼角膜捐献登记,用仅能想到的方式,报答常州这座城市的善意。

  市、区红十字会得知了白素娅的情况,与社区取得联系,得知白素娅目前已回河南接受化疗,待她回常州后将上门为她做眼角膜捐献登记,并为白素娅提供人道救助。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分享到: 搜狐微博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豆瓣网 人人网 百度贴吧 MSN 网易微博 飞信
 
最新信息
各地用稿排行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